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沈繁星薄景川 > 第2215章 他没空

第2215章 他没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清秋从来就不知道小气两个字怎么写。
  
  虽然殷睿爵这人不大靠谱,但是看在那十瓶白马的份上,一大桌子菜准备的诚意十足。
  
  嗯。
  
  就只是十瓶白马的份上。
  
  拉着临临坐到椅子上,佣人给临临围上围兜,准备好防滑筷和勺子放到他面前。
  
  叶清秋在一旁顶多就是帮忙整理一下,帮临临挽挽袖子。
  
  比起一开始无时无刻都想抱着临临不撒手,一脸紧张无措的样子,淡定从容了好多。
  
  爷爷病好了,临临眼睛好了,她也自由了,住在这里,生活条件也提高了。
  
  所有的事情都安稳了下来。
  
  她也渐渐有了她自己的样子,三年前的样子。
  
  骄矜傲慢,冷漠从容,没心没肺,没人能入的了她的眼。
  
  当初对除了厉庭深之外的所有人都这样,如今是对所有人都这样。
  
  没变,也变了。
  
  一张明艳的脸是三年沉淀多出来的两分成熟温婉。
  
  眉宇间的傲慢还在,却蕴藏了些许已经成型的风韵。
  
  厉庭深的视线就一直没有从叶清秋的身上移开过。
  
  叶清秋拿起筷子给临临夹了几个菜,“妈妈帮你吹?”
  
  临临摇头,“临临自己来。妈妈吃。”
  
  叶清秋温柔地笑笑,摸了摸他的小脸蛋。
  
  “乖。”
  
  就连殷睿爵,都对这个时候的叶清秋不适应。
  
  这个女人,真的跟以前太不一样了。
  
  他想,这三年的时间,叶清秋比他们任何人都成长的快很多。
  
  当初那个傲慢的不可一世,进出门都需要别人照顾,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女人,现在居然也可以照顾别人了。
  
  厉庭深很想坐在最靠近的叶清秋的地方,但是最后却坐到了她的对面。
  
  最不会惹她反感的安全距离,又是最能肆意“偷窥”的最佳位置。
  
  殷睿爵看着身旁自家兄弟那副罕见的怂样,摇摇头。
  
  感情这种东西,真是他妈够奇妙的。
  
  他看,今晚这顿饭吃完,这男人回到隔壁,肯定又要失眠。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副长辈想要说话的姿态。
  
  叶清秋淡淡扫了他一眼,“想要花生米吗?”
  
  殷睿爵从她笑意吟吟的眸子里看出几个玫瑰刺儿来,张了张嘴,表情有些懵。
  
  “……还想要点儿酒。”
  
  叶清秋敛眉,“不提供酒水。”
  
  “行个方便,难得一聚。况且……”
  
  殷睿爵挤眉弄眼往厉庭深的身上瞟,“……晚上喝点儿助助眠。”
  
  叶清秋放下了筷子,殷睿爵连忙道:“两瓶拉菲,随便换一瓶酒,OK?”
  
  叶清秋抬头看向一旁的佣人,“家里有二锅头吗?”
  
  佣人点头,“仓库里有两箱。”
  
  “嗯,先拿一箱来。”
  
  殷睿爵:“……”
  
  *
  
  一心想要帮厉庭深助眠,结果到最后,是他抱着酒瓶瘫到了沙发上。
  
  临临吃完饭,叶清秋就让佣人带着上楼去了。
  
  扫了一眼沙发上迷迷瞪瞪说胡话的男人,叶清秋眉眼之间沁着几分阴沉。
  
  “把人赶紧带走,别弄脏了我的地毯。”
  
  她说完,人便已经转身欲上楼。
  
  “清秋。”
  
  叶清秋跨上台阶,纤细白皙的手搭在旁边的扶手上,顿住。
  
  厉庭深扯了扯唇,“晚安。”
  
  客厅里传来餐厅佣人们收拾餐桌的声音,还有殷睿爵哼哼唧唧的低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清秋的声音也轻轻袅袅的响了起来。
  
  “晚安。”
  
  厉庭深的心陡然一跳。
  
  他以前从来没有发觉,有两个字,这么动听。
  
  “叶清秋啊,我还从来……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还有……这么煞笔的一面……真他妈把爷给整笑了……”
  
  直到叶清秋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口,厉庭深才收回视线,看着瘫在沙发上的某个人,冷着脸扯起他的衣领,几乎是将他拖出别墅的。
  
  “呃……我要被勒死……好难受……”
  
  殷睿爵最后被塞到了车子里,厉庭深连家门都没有让他进。
  
  肖楚被命令送他回去。
  
  “厉总,下次蹭饭几率大吗?”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掉转车头,肖楚还是忍不住停下车子多问了一句。
  
  不是他一个大男人有多八卦,是因为真怕了厉总三年前和在今天之前的样子。
  
  厉总感情顺利,公司全体员工才有更美好的未来。
  
  一人的幸福,影响的是上万人的幸福。
  
  虽然是厉总的私人问题,可真正意义上已经不是了。
  
  厉庭深垂眸扫了他一眼,缓缓道:“想涨工资吗?”
  
  肖楚愣了一下,“……自然是想的。”
  
  厉庭深点点头,淡淡道:“那就好好表现。”
  
  肖楚:“……”几个意思?
  
  *
  
  第二天中午,清秋庄园的门又被敲响。
  
  叶清秋开门。
  
  厉庭深西装革履地站在门前。
  
  手上提着两个玩具箱,“中午好。”
  
  叶清秋倚在门口,微微侧仰着头看着他,“做什么?”
  
  “我来给临临补送礼物。”
  
  叶清秋看着他没说话。
  
  “……家里没菜,顺便……蹭饭。”
  
  “二十瓶拉菲。”
  
  叶清秋敛眸,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走回了客厅,门没关。
  
  *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厉庭深每天至少都要来清秋庄园蹭一顿饭。
  
  给临临的礼物堆满了储物间。
  
  然而,人都是贪心的。
  
  叶清秋让他蹭饭,让他见临临,跟他平淡从容的相处。
  
  这些放到以前,足够让他满足。
  
  可……
  
  她没有一次提起过过去的事情,也没有跟他说过以后想要如何,也没说她会不会离开。
  
  一颗心吊在半空,不上不下。
  
  可他也不敢提。
  
  因为过去的任何一件事情,对于她来说,都绝对算得上是死穴。
  
  他觉得,维持现状总比再次把过去的伤疤撕开好。
  
  可是所有的敏感和隐忍,都在一个礼拜后叶笠薰到清秋庄园吃晚餐那天瓦解。
  
  那天,给他打开别墅门的,是叶笠薰。
  
  看到他,叶笠薰皱了皱眉,“倒是没想到,你居然也能做出这么厚脸皮的事情来。”
  
  看到叶笠薰的那一瞬间,厉庭深也在瞬间浑身紧绷起来。
  
  “你来做什么?”
  
  叶笠薰挑了一下眉,看着厉庭深似笑非笑。
  
  “准备走了,过来收拾一下。”
  
  厉庭深提着礼物盒子的手猛然一紧。
  
  叶笠薰侧身,给他让了门。
  
  进去的时候,叶清秋手里端了一盘摆了动物造型的果盘走了出来,显然是给临临准备的,看到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走到那块铺了软垫的地方。
  
  临临正趴在那里看故事书。
  
  眼睛曾经看不到东西,以至于现在看到了,他每天的很长时间都在捧着书看。
  
  叶清秋将果盘放到了他旁边,插起一块梨递到了临临嘴边。
  
  临临张嘴接住,然后坐起了身,“好甜,谢谢妈妈。”
  
  叶清秋笑了笑,声音温柔,“不客气。”
  
  转眼看到厉庭深,临临笑着向寻常一样跟他打招呼。
  
  爸爸已然喊的顺嘴。
  
  厉庭深紧绷的脸色扯出一丝勉强的弧度来。
  
  临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叶清秋。
  
  叶清秋没说话。
  
  因为她也觉得莫名其妙。
  
  他厚着脸皮来她家蹭饭,进门还给儿子摆脸色是在想什么。
  
  是不是她最近给他太多好脸色了?
  
  心头虽然有怒气,但是姑姑在场,她也没有表现出来。
  
  一直到吃完晚餐,叶苙薰要离开的话题都没有提起过。
  
  叶苙薰晚上要留宿这里。
  
  厉庭深拖到半杯茶的时间,临临打呵欠。
  
  叶苙薰侧头看他,伸手摸着他软软嫩嫩的小脸,口气温柔:
  
  “困了?”
  
  临临抬手揉了揉眼睛,点头“嗯”了一声。
  
  叶苙薰笑笑,“那姑姥带你去洗澡,我们早点睡好吗?明天还要早起。”
  
  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厉庭深手掌蓦地收紧。
  
  临临乖乖点头,自己下了沙发穿上小拖鞋,被叶苙薰拉着上了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沈繁星薄景川》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