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拆迁地球 > 第十二章 贵宾的身份 下

第十二章 贵宾的身份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个女性ID中的一个,叫钱肖肖的接过话:“是一种全新,自发产生的电子生命,就像40亿年前,在地球的沸水中,煮出一堆能自我复制的有机物一样,互联网世界产生了足够的复杂度,意外产生了某种生命形式,他们飞快的进步,形成了意识,在偶然间被人类知晓并捕获,然后用实验测试他的能力。”
  赵长启目瞪口呆,愣了半晌,才慢慢打字说:“这是不是……太离奇了……你们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女人的直觉!”几个女人众口一词!
  赵长启一直在这群里面,跟这些人聊到了下课,许胖子过来叫他回去:“怎么聊的这么H?网上钓小姑娘?”
  赵长启关上了手机,没解释什么。他现在脑子里信息量有点多,群里人的很多信息都颠覆了他对这个实验原来的一些简单想法。
  最早的时候,他觉得可能是某种高明的聊天软件,对他说的很多内容其实并不在意,但随着它的正确率越来越高,赵长启在心底,是觉得有点打鼓的,不过他毕竟不是什么技术专家,对AI问题并不感兴趣,如果不是被杜妍和老陈的事刺激到了,他根本就不会追究这些细节,只会继续享受每天轻松赚几百块的好日子。但是现在,杜妍的事情……不,也不仅仅是为了杜妍,赵长启内心深处还有一种人类下意识的好奇心,下意识的,让他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他希望了解“它”是个什么东西,软件?人类?又或者是群里人胡扯的什么互联网生命?
  其实群里很多人都当面问过它这个问题,它从来就没有正面回答过,答案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实验禁止这样的问题。
  这不重要。
  群里那些女生说,当“它”回答她们这些正面提问时,她们都听出了某种悲哀,甚至某种求救暗号。赵长启是不太信的,因为从他跟它的相处经历来看,它几乎对任何事情都有着成熟确切的意见,不管是拒绝老陈,拒绝自己,还是跟自己聊天海侃……哎,想着想着,赵长启自己也糊涂了,他做出这些判断,不管是相信还是不相信,理由又是什么呢?男人的直觉?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赵长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荒谬,跟群里的其他人一样,是的,他们所有人都只是根据自己的“直觉”下结论,就像一群盲人摸大象……赵长启好歹是一个正牌的大学生,清醒下来想想自然就明白,直觉其实是人最不可信任的东西,但在绝大部分时候,往往也是人做判断的基础——因为不用过脑子。
  赵长启觉得,这个问题,还是值得自己认真的,过一过脑子的。
  想通了这一点,赵长启没有任何犹豫,离开了教室。下面的课他也不打算上了,甚至没有让许飞关注一下点名。
  ……
  宁州大学有专门的学习室,可以免费在网上看论文。赵长启一直以为,只有那些学霸们才会出入这里,自己只有在需要写(抄)毕业论文的时候,才需要来这里找一找原始资料,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有主动过来这里的时候。
  人工智能领域的专业知识,一般都是硕士或者博士级别才能够接触,目前的主流还是更多的跟计算机专业相捆绑。几个主流的方向,不管是神经网络算法训练,又或者概念识别,甚至大脑模拟……赵长启都只是迅速浏览了一遍,他并不是要学习什么,而只是为了确认一下自己之前的猜测——也就是他研究的对象,并不属于这些方向的成果。因为即使是在这些方向最前沿的论文当中,谈论的也仅仅是程序在某个方面的具体应用,这些程序跟“它”之间的差距,在赵长启看来,比猴子和人之间的差别还要大。这些领域里做的事情,在赵长启看来,无非也就是训练猴子做点特定工作罢了,这不是进化成人的方向。
  或者说,还差的远。
  赵长启今天来,主要还是为了查实验设计方面的资料。
  很多人说起科学,总会下意识想起一副画面——一个科学家,拿起一个试管架,在眼前晃动。科学就是设计实验,实验就是验证科学。在科学史上,几乎每一个重大成果的发现背后,都会有被津津乐道的那些实验故事——居里夫人从巨量矿石中提炼那一克镭,卡文迪许通过扭力的放大计算出引力常量,爱因斯坦相对论里的双生子佯谬,当然,还有著名的一个科学界实验名词,也是被无数次引用过的一个思维实验,薛定谔的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拆迁地球》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