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家父汉高祖 > 第238章 这莽夫还挺好用的

第238章 这莽夫还挺好用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哈哈哈,左右开弓!左右开弓!!”
  
  装备上了这套马具的骑士们,纷纷欢呼,忍不住上马开始试着骑射,当他们完成骑射的时候,欢喜交加,说不出话来,刘长却只是笑笑,不说话,寡人没有这东西都能左右开弓,虽然准头不太好,可也能射。
  
  韩信确实是要给冒顿一个狠的,他将李左车压箱底的马具都给掏了出来,用来武装全部的骑士们,这东西看起来很简单,就是用几块布帛或者树枝都能弄出来,但是效果拔群,看着那些来回狂奔,左右开弓的骑士们,就能知道这玩意到底有多强了。
  
  要知道,这左右开弓在很长的时日里都是冒顿的专利,当冒顿率领骑兵们冲锋,箭箭如雨点般打向唐军的时候,唐国骑士却只有挨打的份,大军跟在冒顿的身后,不断的追击,不断的挨射,完全没有还手的力量。
  
  现在可就不同了,骑射是吧?放风筝是吧?
  
  “大王!!”
  
  陈陶气喘吁吁的走到了刘长的身边,挥了挥手,便有几个人冲到了刘长的身边,就来脱他的上衣,刘长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大王,来,换上!”
  
  陈陶指了指身边的衣裳和盔甲,刘长一愣,还是任由他们来给自己换衣,陈陶按着匈奴人的服饰给刘长做了贴身的衣物,陈陶说道:“大王千万不要因为这是胡人的东西就轻视这种下裳能让您骑马的时候不会轻易受伤,能骑更久还有这种袖子是方便骑射的”
  
  “这种肩甲可以让大王在骑射的时候护着腋下,不被敌人射伤。”
  
  “大王,来试试这套盔甲!”
  
  陈陶又亲自动手,开始为刘长换盔甲,刘长感觉自己仿佛一个玩偶,也不反抗,就任由他们来为自己披甲,他们做的这个甲,比原先那个还要重,不过,几乎没有任何的空隙,甚至陈陶还在刘长脖子上套了个铁环一样的东西,按着他的说法,这东西可以防止弓箭射到脖颈面部。
  
  刘长全身披挂,活动了一下身体,仿佛一个铁人,骑士们围绕在刘长的左右,连声惊呼。
  
  刘长得意的问道:“好看吗?”
  
  “好看!大王!实在是好看啊!”
  
  “我孰与已故曹公美?”
  
  “王美甚,曹公何能及大王也?!”
  
  众人大笑了起来,刘长只摆弄着甲,陈陶又递来了武器,还是一把长矛,很长很长的那种,不过,杆却不是铁做的,似乎还有些弹性,刘长大惊,“寡人素来对君仁厚,君何以要杀我呢?”
  
  陈陶一愣,“我何时谋害大王?”
  
  “寡人要去入冒顿,你却给寡人一把软绵绵的长矛这如何能入冒顿?!”
  
  “大王,杆太硬,容易伤主,这是我们试了很多次,方才做出来的是侵泡了很久的,不容易折断,刺中敌人之后,可以迅速拔出作战”,陈陶无奈的解释了起来,刘长这么一听,就明白了,他挥了挥手里的兵器,确实,这手感比原先的长矛好了很多。
  
  “陈公啊你说,若是军中多出一千个跟我这样用长矛,披重甲的骑士,冒顿是不是就要死了?”
  
  陈陶摇着头,“大王这甲甚重,您有勇力,披甲之后,依旧活动自如,若是他人,只怕是连持弓的力气都没了何况,您的战马高大,能拖得动您,他人的战马不过寻常,如何能载?”
  
  “不过,长矛确实可以多分发给健壮的士卒,在骑射之后,用此物来冲阵,或许可行。”
  
  “但是大王手里的这一杆,已是耗费了我们很多的时日,要大量制作,只怕不太容易啊。”
  
  刘长表示理解,他笑着说道:“您果然没有辜负我的厚望!寡人一早就看出,您是有大才的,因此特意请您来到唐国,如今,方才知道寡人当初没有看走眼啊!”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陈陶眼神复杂的看着唐王,问道:“大王这次经过长安,没有杀了沿路的樵夫吧?”
  
  “哈哈哈”
  
  刘长披着重甲,傲然的走进了韩信的主帐。
  
  “师父!我休整好了!何时出击!”
  
  韩信看着面前这得瑟的竖子,又看了看他的甲,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也不知在想什么,刘长傲然的站在韩信面前,想要坐下来,可披着甲,又很不方便,便叉着腰,说道:“师父!我们都准备好了!”
  
  “你是来给我看你的新盔甲的吧?”
  
  “怎么会呢?师父,不过,你看我这盔甲如何啊?”
  
  韩信瞥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起了手里的书信,“现在还不到出征的时候继续休整,不要外出。”
  
  “我明白,不能让匈奴人提前知道我们有利器,不过,师父准备什么时候出兵呢?”
  
  “如今冒顿的军队分布在各地,等他集中兵力,开始强攻云中地的时候,就可以出兵了。”
  
  刘长皱着眉头,认真的思索了片刻,“冒顿丢失了最富饶的地区,大后方又被我和燕国四处破坏,国内很是不安,若是不拿走点东西,很难熬过这次的寒冬因此,他一定会从我们身上找补而师父将军队都分到各地去,其实就是在引诱他来进攻云中”
  
  韩信眯了眯双眼,“你倒也没有蠢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师父,寡人很聪明的!”
  
  “哦那就回去休整吧。”
  
  当刘长离开的时候,很快便有将领围住了他,“大王!我们何时出发?淮阴侯可曾下令?”
  
  刘长长叹了一声,说道:“师父说匈奴勇猛,担心我们不是匈奴的敌人,故而不肯让我们迎战啊。”
  
  听到这番话,那几个将领脸色涨红,眼里几乎喷出火来,愤怒的质问道:“淮阴侯岂能如此看轻我们呢?我们先前作战,拼力厮杀,何曾退缩过?如今更是有这样的利器,难道我们还打不过匈奴吗?”
  
  刘长咬着牙,愤怒的叫道:“师父如此轻视!寡人深以为耻!”
  
  “这次作战,寡人便带着你们破敌,让师父看看,我们到底如何?!”
  
  “好!就该如此!!”
  
  众人纷纷大叫了起来,刘长这才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大后方又送来了很多物资,其中有军械,还有甲,看得出,韩信对这些骑士们还是非常看重的,不愿意付出太大的伤亡,而刘长也见到了来送物资的老仲父,陈平。
  
  陈平跟随韩信前来战场,开始负责后勤与调动等诸事,张苍坐镇在晋阳,陈平则是负责与张苍联络,真正管理前线的运输部署。他先前也曾跟着刘邦出去打仗,不过,他是负责谋略的,可这一次,韩信并没有跟他询问计策,甚至都不曾跟他说过一句话。
  
  两人就好像是陌生人,彼此根本不交流。
  
  看着被众人冷落的陈平,刘长心里却乐开了花,当初刘长也是个相信人间有真情的好少年,直到遇到了陈平,方才明白这个世界的险恶,因此,刘长认为,自己之所以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全都要怪陈平!
  
  “仲父?这运输粮草物资的事情,怎么还要您亲自来啊?像这种事情,派个马夫来做不就好了吗?”
  
  刘长笑着询问道。
  
  陈平完全不在意刘长的嘲讽,他很是平静的回答道:“这是主将所令,不敢不从。”
  
  刘长站在他身边,挤眉弄眼的说道:“仲父啊,你也别怪师父这般对你你当初可是抓了我师父的,他现在能忍着不杀你,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哦是这样啊。”
  
  “大王觉得自己跟韩信比起来如何呢?”
  
  “额他比我略微厉害一点点”
  
  陈平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家父汉高祖》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