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跨越时代 > 282.渔家喜事

282.渔家喜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83章282.渔家喜事(求月票,打着孩子求月票)因为有人死亡,这种事确实需要报警,于是志武就准备派人报警。
  
  另外他指挥回学家的亲戚来帮忙给他擦洗了遗体,换上了衣服鞋袜,将他重新送入棺中。
  
  他家里人又是一阵悲痛的哭喊。
  
  回学的老母亲擦着泪水说:“把我那床被子给他先放进去吧,地下冷,回学这些年苦啊,身子骨不好啊,他怕冷,他到了冬天出海就哆嗦……”
  
  虽然王忆刚才在码头上的时候挺不喜欢老妇人对陈进涛的指责,但这一刻他依然生出恻隐之心。
  
  他对志武说道:“你跟回学家里人说一声,以后他们需要个油盐酱醋什么的生活用品那去我们队里的门市部买吧,我给他家一个成本价,我不赚他家钱。”
  
  王向红听到这话欣慰的点点头。
  
  自家的后生有担当啊。
  
  志武替回学的家眷向他道谢,自己带上黄老二开船送他们回天涯岛也顺便去公社报警。
  
  船行在海上。
  
  王向红坐在王忆身边感叹道:“船底无根、漂流四海,王老师,你现在知道咱这碗海上的饭多不好吃了吗?”
  
  “海上生大雾,容易撞船容易触礁;暴风暴雨天气随时可见,碰上海啸尸骨无存;惊涛骇浪能吃人,鲨鱼也能吃人,咱们渔民的日子难啊,要安安稳稳过一辈子难上加难!”
  
  志武闷闷不乐的说:“王支书,你们社队企业卖平安结是吧?待会给我拿两个,我给船上给家里都请一個。”
  
  王向红说道:“行,不过平安结求的是一个心安,咱们老百姓还是要在平日里多行善积德……”
  
  “咱积的德还不够多吗?”志武突然没头没脑的说,“王支书你比我年长,你知道的事比我多,咱渔家谁家不广积阴德?”
  
  “就说咱们出海捕鱼吧,一年总能碰上一回两回的海漂子对不对?咱们碰上了没有不管的,想方设法捞上来,哪怕空着网也要带去归宿岛给它们一个归宿。”
  
  “平日里碰上逃荒要饭的,咱们哪怕自己都吃不饱饭,也要从牙缝里省点给他们。”
  
  “为什么?不就是祖辈说的行善积德有好报吗?”
  
  他抽着烟抱怨的说:“回学是老实人,老实巴交一辈子,他这辈子什么坏事没干过,还去归宿岛葬过海漂子,结果呢?”
  
  “结果这么个好人说没就没了,他媳妇同样没干过坏事,然后就成寡妇了。”
  
  “草!”
  
  他恶狠狠的骂了一声。
  
  船上没有声音了。
  
  这个世界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机动船很快行驶到了天涯岛。
  
  黄老二忽然指着码头说:“是治安局的快艇?是不是?你看上面还写着‘公安’两个字。”
  
  志武眯着眼睛看去,说道:“对,是治安局的快艇,还有一艘新船,王支书,你们队里怎么又来了一艘新船?”
  
  王向红说道:“你多久没关注我们队里了?咱两个生产队是邻居,你竟然不知道国家奖给我们生产队——我草,王老师你快看,咱码头上怎么又来了一艘新船?”
  
  王忆此时也看到了。
  
  天涯岛码头上以往只停靠一艘机动渔船就是天涯二号,结果现在又来了一艘船,跟天涯二号一样的船。
  
  黄老二操纵机动船贴着两艘机动渔船靠上码头,此时午后天气炎热,码头上正常是没有人的,但此时却有几个人在兴高采烈的指着新渔船说话。
  
  看到王忆和王向红出现,他们高兴的一个劲招手。
  
  有学生在码头上,冲着王忆第一时间嚷嚷说道:“王老师、王老师,徐老师和孙老师给咱队里挣了一艘新船,咱们有天涯一号了!”
  
  王向红竟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徐老师和孙老师怎么还给咱队里挣了新船?”
  
  王忆却反应过来,说道:“支书,是14号那天抓敌特破谣言的奖励吧?”
  
  “啊!对对对,之前徐老师是不是说过要给咱队里要一艘新船当奖励?”王向红的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我当时还跟他说别瞎闹,让他们要为自己着想……”
  
  “这这这,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突然!”
  
  黄老二和志武两个人听到他们的话后傻眼了。
  
  正如王向红所说,他们两家生产队是邻居,平日里消息就他们之间传的最快。
  
  他们早就知道天涯小学的两个退伍战士教师之前侦破敌特制造的谣言立下大功。
  
  但不知道国家又给他们生产队奖励了一艘船!
  
  志武喃喃说道:“他娘的,这船是奖给你们生产队的?给队集体的?”
  
  “可功劳跟你们生产队没关系,是人家战士自己立下的,要奖励也是奖励给他们,怎么还奖励你们生产队了?”
  
  王向红也想问一问这件事。
  
  他看向秀芳,秀芳说道:“徐老师、孙老师正陪着领导们在大队委办公室里,红梅主任、大胆队长还有文书他们也在。”
  
  “本来想去找你们俩的,但领导们听说了志武书记他们那里发生的事,就说不用找你们俩,直接给徐老师和孙老师立功送嘉奖就行。”
  
  王忆和王向红急匆匆去山顶。
  
  志武也跟上。
  
  黄老二说:“支书咱去干啥啊?去眼馋人家的嘉奖?”
  
  志武说:“你个夯货,没看见治安局的领导在这里吗?咱们省油了,不用去公社了!”
  
  这次大队委办公室里可是高朋满座。
  
  王忆看到了曾经见过的省治安厅的常领导,另一个叶长安和庄满仓也在这里,他们此时正在高谈阔论、烟雾萦绕。
  
  其中叶长安在窗口位置坐着,秋渭水冷冷的看着他,估计他刚才抽烟被抓到了。
  
  王向红出现在山顶。
  
  常领导便扔掉烟站起来,而庄满仓则掐灭烟头将剩下的烟卷放回兜里率先招呼道:“王支书王老师你们回来了?”
  
  王向红跟常领导握手,两人展开寒暄。
  
  上次常领导来的突然走的着急,王忆不知道他为什么叫王向红老班长,还以为只是出于对老兵的尊敬给了个这样的称呼。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今天他们两人寒暄的时候才讲明,原来两人在同一支英雄部队服役过,而且都做过同一个班级的班长,只不过王向红比名叫常久的常领导要早了十多年而已。
  
  简单的寒暄之后,王向红便开门见山的指向码头方向问:“今天开来了一艘新的渔船……”
  
  大家伙自然知道他要问什么,于是一起看向徐横和孙征南。
  
  徐横看向孙征南。
  
  孙征南有些忸怩的说:“是国家给我们的奖励——当时在市里头的时候领导们问我们相关意向,我们说现在王家生产队这个队集体还比较落后,全队只有一艘机动渔船,我们想给生产队再增添一艘船。”
  
  常久掏出烟递给王向红并点燃,笑道:“老班长,伱这个老党员本事大,把新同志们的思想工作做的很好啊。”
  
  王向红急迫的说:“孙老师、徐老师,你们这不是瞎胡闹吗?”
  
  徐横给他挤眼睛。
  
  王向红注意到后愣了愣,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叶长安笑道:“两位老师来到咱们天涯岛这个队集体的时间不长,满打满算能有一个季度,可是却对这个队集体产生了巨大的归属感并拥有强烈的集体荣誉感,这是值得让现在的同志学习的一个方面。”
  
  “现在改革开放了,有些单位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很多同志特别是年轻的同志只顾自己不顾集体,真该把孙老师和徐老师的所作所为讲给他们听听,让他们好好的进行学习。”
  
  常久点头道:“叶老您说的对,我看有这个必要。”
  
  他又对王向红说:“老班长啊,你也得把你带队伍的心得好好总结一下,小庄,你记得将咱们老班长的心得传达给咱们队伍的每个干部,让他们向老班长学习。”
  
  王向红又是骄傲又是惭愧,连连摆手:“我不是在刻意的谦虚,而是我没什么好总结的心得,更不值得同志们学习。”
  
  “说句实话,我压根不了解这件事,孙徐二位老师为人民立功的事我是后知后觉的,二位老师牺牲小我、奉献大我给生产队要来一艘船的事也是后知后觉的……”
  
  “这说明您带队带的更好,潜移默化的提升了同志们的觉悟。”志武有些酸溜溜的说。
  
  这他娘可是两艘崭新的现代化渔船!自从天涯岛有了这样一艘新船后他就托人去沪都造船厂打听了,这几年他们生产队依靠外界的富亲戚发展的不错,私人赚钱队集体也有钱,所以他也想买一艘新渔船来得意一下。
  
  结果一打听。
  
  这渔船要二十万往上走!
  
  二十万!二十个万元户啊!而且有钱也不行,现在改革开放、经济要发展,汽车铁皮船都是紧俏物件,光有钱就能买不到吗?
  
  买不到!志武打探到这些消息后直接死心了。
  
  天涯岛是运气好抓了个杀人犯给国家立了功,所以得到了一个奖励,其他生产队羡慕不着,因为这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外岛多少年不也就天涯岛得了这么一个奖励?可是今天再一看——
  
  不是这么回事啊,天涯岛又得了个奖励!有完没完啊?有没有考虑我们的心情啊?
  
  王忆看向孙征南和徐横,笑道:“你们两个不愧是部队培养的好兵,嘴巴够严的,这消息连对我都是保密的?”
  
  徐横说道:“我想说来着,可这事没有谱,我们不敢打包票。”
  
  孙征南点点头:“我们是昨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领导打电话给了学校告诉了我们今天领取嘉奖的消息,所以今天就跟着你一起回来了。”
  
  “路上本来想告诉你,但我和徐老师还是决定给你们一个惊喜。”
  
  “不过这惊喜还是多多少少的出了点差错。”常久笑了起来,“我们来了以后老班长你不在,于是我们就等了一会,等你们回来。”
  
  王向红摆手道:“这件事我毫无功劳,你们等我干什么啊?无功不受禄啊,同志们,你们这把我架在火上了!”
  
  叶长安说道:“我们等你不是要嘉奖你,是要你代表你们队集体来接受这份来自国家的奖励、来自孙徐二位同志的心意。”
  
  王向红激动了起来,过去伸出两只手各抓住了孙征南和徐横的一只手,说:“你们这两个小同志,你说说、你说说,咱们队集体受之有愧,我更不敢承受这么重的情谊!”
  
  常久指向王忆说:“另外也等王老师。”
  
  说着他冲王忆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王忆心跳一下子快了十八个节拍。
  
  大哥你不会查我背景了吧?还好,常久提的不是这件事。
  
  他说道:“我们听说王老师有一台照相机,于是我们就想等等你,到时候咱们一起合个影,对不对?这是一件多么值得纪念的大事!”
  
  王忆说道:“那我这就去拿相机,给领导和老师们拍几张照片,好好拍上几张!”
  
  他回去拿相机装胶卷,然后等他回来的时候听到叶长安正在跟王向红介绍这次谣言实践的影响:“……这场风波的起因、造成的损失和后续的不利影响等等,县里层层都做了总结,然后向上级单位进行汇报和统一汇总。”
  
  “这次谣言风波主要影响在市里,具体来说是影响了一些外地工人的思想,他们脱岗导致咱们地区一些工程的正常进展被拖延了。”
  
  “整体来说影响不大,这得益于孙徐二位同志的及时出手,他们立下的可是一份大功,老常他们缴获了敌特们的破坏计划,他们后续还有很多工作在准备呢!”
  
  “其中有大量的假报纸没有被发布出去,如果这些报纸流入社会那制造的动荡就厉害了。”
  
  庄满仓点头说:“对,这次他们的野心很大,想要搞乱咱们的正常生产生活,还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孙徐二位同志的神兵天降让他们的阴谋诡计全数破灭!”
  
  刘红梅说:“同志们来,咱给领导们和孙老师徐老师鼓鼓掌,呱唧一下子。”
  
  掌声很热烈。
  
  他们聊了聊后去往码头。
  
  正如之前王向红所说,国家对待有功之臣还是很大方的,除了给予队集体一艘船为奖励外还给两人解决了编制问题,他们以后不是民办教师是公职教师了。
  
  这些是物质奖励,而除了物质奖励还给了精神奖励,具体来说就是一张奖状,上面写的是:舍生忘死,一心为国。
  
  庄满仓暗地里给王忆解释了一下,其实这够的上功劳奖章,只是两人现在属于群众,不能颁发奖章。
  
  他跟着两人沾光了,得到了一枚个人三等功和一枚集体二等功奖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跨越时代》
打开
浏览器
继续